宝坻战“疫”中的“奔跑者”:别人不干,我们得干

2月9日,宝坻打响疫情阻击战。为了最大限度地防止病毒扩散,宝坻全域开始交通管控,居民闭门不出,商场、饭馆纷纷打烊,往日繁闹的街道一下子冷清了下来。但与这种冷清相悖,将近200名快递员似乎不惧疫情,每天…

2月9日,宝坻打响疫情阻击战。为了最大限度地防止病毒扩散,宝坻全域开始交通管控,居民闭门不出,商场、饭馆纷纷打烊,往日繁闹的街道一下子冷清了下来。但与这种冷清相悖,将近200名快递员似乎不惧疫情,每天将一件件快递包裹用最快的速度送往区内的四面八方,送到每一位心情迫切的收件人手中。这些人也是丈夫、也是儿子、也是父亲,他们自己也会担心,他们的家人也会忧虑,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默默地为这场疫情阻击战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一个人,一个站

疫情之下,邮政宝坻区分公司奋战在一线的投递员一共有72人,王士弟便是其中之一。王士弟是宝坻区牛家牌镇邮政支局的投递员。这个邮政支局平常负责向周边13个村和1个小区投递邮政快递包裹。当记者来到这里,支局内空荡荡的,只有王士弟一个人在场。本以为其他投递员出去派件了,但在询问后才得知,因为支局所在的村子封闭,住在村外的工作人员无法进入,目前这个支局只剩下住在本镇的王士弟一个人了,他成了这个支局的临时负责人,同时也是收件员和派件员。

邮政宝坻区分公司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卸下包裹

从大年初四上班,王士弟值守于此已经20多天了,由怕耽误工作,除了隔日去村口让家人送几件换洗衣物外,他晚上干脆就住在支局里。当天上午的快递包裹数量不算多,只有40件多件,完成装车和消毒工作后,王士弟开始了上午的投递工作。由于管控升级,所有村子只留下了一个出入口,原来可以穿村而行,如今只能绕道前往,加上雪后道路湿滑,平时10分钟不到的路程,当天却开了整整25分钟。

停车熄火,王士弟下车站在村口开始给收件人打电话,同时还不忘提醒一句别忘戴口罩。为了减少与收件人的接触,取件时王士弟会站在一边。王士弟说这种等待型的派送会比以前效率低,派同样数量的件需要更多的时间。“我媳妇和我说,疫情这么严重,你这四处去,再传上你,不行别干了。我动过心,但后来想想还是不行。要是都不干了,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如果谁家买个口罩消毒液啥的,急着用却收不着,那得多着急?做事得将心比心”王士弟开玩笑道:“我们有‘中国’两字,我们是国家队,这个时候不能怂。”

12时30分,派完件的王士弟有点发愁,自言自语说:“是吃红烧的还是香辣的呢?”这些天来,他中午一直吃方便面,因为很快,下午的快递包裹就会送过来,抓紧吃一口,下午还得接着忙。

邮政工作人员正在接受分拣包裹

别人不干,我们得干

看着方便面发愁的,可不只是王士弟一个人,中午刚刚派完件回到顺丰快递建设路营业点的快递小哥朱仕江同样犯起了“选择疑难症”。“赶紧吃一口,下午接着忙”朱仕江笑着对记者说。

大年初三,疫情形势越发严峻,朱仕江第一时间赶回了营业点。三周之前,33岁的朱仕江刚刚“升格”成爸爸。原本的设想,这个时间他应该待在家里,抱抱孩子,给老婆做饭,好好照顾她坐月子。但现实是,往方便面桶里倒入开水,朱仕江忙里抽闲给老婆打了一个视频电话,睡梦中的孩子似乎在笑,朱仕江笑着对着老婆说:“笑起来像你。”

顺丰建设路经营分部内正在准备分派快件

宝坻疫情升级,刚开始的几天,区内除了邮政和顺丰还在正常接件寄件外,其他所有快递都停摆了。“人家都知道害怕,就我们不知道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建设路经营分部经理杨国领说:“我手下有三个点部,涉及60多个小区。如果都停了,那些从网上买防疫物资的居民怎么办?管制升级之后,宝坻所有居民几乎全员宅在家里,我们快递小哥就成了生活用品跟居民之间的很重要的纽带。别人不干,我们得干。我们多跑腿,让居民少出门,这就是我们能做的。”

人手不够,只能加班加点,这几天,这个点部的快递小哥每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记者跟着朱仕江送了一下午快件,当天下午他的配送单量是67件。这其中,包括不少米面、食用油、矿泉水等,这些快件的特点是都很重。从点部装车,到地方再一件件搬下来,朱仕江累得直捶腰。“这两天都是这样”朱仕江告诉记者。

由于不能进小区,夜幕之下快递小哥朱仕江在等候取件人收件

18时35分,气温降了下来,朱仕江边跺脚边等收件人来取货,这也是当天最后一件快件了。一位戴着口罩的女士走到小区门口处,接过快件,但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撕开快件的包装,朱仕江以为对方要验货,谁知对方从快件中抽出两个口罩,塞给了朱仕江,说了句师傅你们辛苦了,然后转身就跑回了小区。拿着两个口罩,朱仕江的眼圈红了。